数码港湾

吾辈姓云名白堕字天禄,幸识。

…一切本就皆有可能,…您可安?

——我啊,为挚爱而活。

【all金】要是成了女的先让兄弟爽爽

非常ooc!!慎看!!












宿舍。





“哗啦啦啦————”





“麻将,打吗?”某江湖传言姓雷名永信的不良少年挑高眉头笑着,要多不羁有多不羁。





“我觉得不行。”某金橙发少年面色凝重,“这一点也不符合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小鬼你的金发就很符合了?”





“?我好像听见有条虫子在嚷嚷什么?”





“……小心宿管。”





“                              ”







 


这个宿舍 不是一般的宿舍,它由学校大佬组成。





成员有:


看上去就很雕的嘉德罗斯。





看上去就很雕的格瑞。





看上去就很雕的雷狮。





看上去就很雕的安迷修。





看上去就很雕的的神近耀。





看不出来但是也很雕的卡米尔。








还有几近垫底的金。





但是人家长得好看。







“安哥,你说咱们玩什么?”被大学生活荼毒的金骚话多了起来,他问。







“在下觉得你们在熄灯后问学生会长玩什么十分不妥。尤其是你,恶党,请停止你赌博的想法。”学生会长安迷修道。







“?哪来的傻逼骑士在叨逼叨,打麻将就是赌博咯?”雷傲天十分不服,他就是仗着他被偏爱的有恃无恐,从他的外号两个轮着用可以看出来。











“两位大哥算了算了,你俩一吵起来最后都会演变成甜咸之战。”金悠悠地说道。







“?难道不是吗,肉粽王道。”


“?你在瞎说什么,甜粽至上。”







“真心话大冒险。”寂静之中,嘉德罗斯突然定定地说道。







“???嘉哥??你醉了???”金惊异地望了过去。







“可乐怎么可能会醉呢,一看就是可乐中毒,没救了,上交国家吧。”雷永信如此说道。







好像把酒带进学校的不是他。







“屁。”嘉德罗斯说,“真心话大冒险就是真心话大冒险。”







安迷修没说话,他觉得这样海星,至少出事的可能比较小。(认真的吗安哥)







“???嘉哥,有什么事说出来,大家都会帮你的!!!”金诚挚地看着他。







老子倒是缺个王妃,你帮不帮。嘉德罗斯如此想着。







雷德说真心话大冒险有助于恋人升温诶好不好,我在为我们铺设爱情的大道诶好不好。







嘉德罗斯憋屈的想着。







由此可见,他真的醉了。







金隐隐觉得不对,凑近他闻了闻。







啊,酒气。







果然是醉了呢。







原来喝可乐也能醉吗。







要不是这破地方同性恋还没合法,老子早和你领证了。







嘉德罗斯胡思乱想。







但是醉了的他显然没注意到他说了出来。







且周围的人除了关键的那个都听的一清二楚。











金的身子顿了顿,“啥??嘉德罗斯你有喜欢的人了??”







“祝99。”





“99。”





“百年好合。”





“早生贵子。”








金张了张嘴,思索了一下措辞,也跟了一下队形:“一路走好。”







“所以金你要是个女的多简单。”不知道谁出的声。







金:??







“所以你哪天要是变成女的了先让兄弟爽爽。”这个根据发炎风格可以看出是雷某。







金:??什么意思???







金懵懵地点了下头。







根本没听懂的金麻溜的爬上了床铺,“你们慢慢玩,我就瞅瞅。”







然后就没人玩了。







“晚安。”


“晚安。”


“晚安。”


“晚安。”














人类的本质是什么。











复读机。

















一夜过去。








“卧槽你们也没个人叫醒老子就这么让我睡地上??”打了个喷嚏冻醒的嘉德罗斯好委屈,说的是你们,眼睛却只盯着金。








“…………啊……?怎么了?”金晕乎乎的从被子里爬出来,眼睛蒙眬。







嘉德罗斯突然不说话了。







“大清早的吼什么吼?”雷永信被吵醒,瞥了一眼这边,然后愣住了。







洗漱完看见这一幕的格瑞和卡米尔突然无法出声。







而安迷修呢?







他已无fa可说。







金还在当机中。







“……那什么,金,你变成了女孩子吗!!!”安迷修痛苦的说,真的是说,一个基佬在一夜之间突然掰直的感觉让人无法fu吸。







“哈????”







瞬间,金已经被披上了外套。







“啊,谢谢耀。”







“对了。”雷狮开口,“既然变成了女的……”





“……先让兄弟爽爽?”







掷地有声。









【不知道该不该打的tbc】


【all金】我情敌怎么这么多

【all金】我情敌怎么这么多

ooc上天注意!!

莫得文笔注意!!

全文段子体流水账注意!!

如果能接受再往下翻quq

金以为这是all瑞,其实他才是被all的那个。

正文↓↓↓



1.金十分苦恼。

他觉得自己情敌好多。

2.不对。我们得先说另一件事儿。

金作为一个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下长大的红色青年,不出所料的一头扎进了二次元,顶着【矢量箭头】这一ID,从此走向了写手和画手的不归路。

那产量啊,乃是神仙界的一大良心啊。


3.不对。扯错地儿了。

到那二次元干嘛?

磕粮啊!

到二次元不磕粮不侃cp你不正常啊!【震声】

4.事情就源于这里。

那天下午,一个和小学生作文开头一般的晴朗天气,金和新认识的神仙【星月魔女】侃cp侃的不亦乐乎。

然后bulabulabula的不知怎么金就扯到自己发小身上了。


5.金在和星月魔女的聊天中说我跟你讲rj绝对官配这可是竹马竹马啊发小的感情都快比上我和我发小了这说明什么这说明他们天生一对他们bulabulabula……

星月魔女抓到一个并不重点的重点。


6.

【星月魔女】:你发小?

【矢量箭头】:对啊。

【星月魔女】:??你不觉得哪里不对吗,你磕的rj是爱情啊!你居然拿他们的感情来和你们的感情相比!

【矢量箭头】:……??有什么问题吗?

【星月魔女】:你居然觉得和你发小的感情是爱情!!??!!!

【矢量箭头】:……?????

7.金觉得这问题很大。

金觉得自己必须解释清楚。

然而在他把他和他发小的兄弟情一字一句地叙述给星月魔女听后,星月魔女一拍大腿说对了。

金问她什么对了。

星月魔女说,这就是爱情,莫得错。


8.说到这我们提一下金的发小。


9.这人就是嗝儿瑞。

10.不是,是格瑞。格瑞。

11.格瑞此人乃是标准主角配置,从小父母双忙没有朋友学习逆天自戴气场一身霸总气质却只有金这一个掏心窝子朋友。

12.星月魔女说这不就是爱情,按你刚才说的来看 你是不是想让你发小做你一个人的最好最好的好朋友?

金犹犹豫豫地回了句嗯,然后慌张的又补了句他要是想的话当然可以交其他朋友。

星月魔女说对了。

金打过去一串问号问什么对了。

星月魔女说这就是占有欲啊。

然后她bulabulabula打了一大串让金相信了金喜欢格瑞。

奇♂奇♂妙♂妙。

13.金属于那种直来直去的 TA觉得喜欢就要说出来。

凯莉说你这不行你得慢慢来。

14.啊对了凯莉就是星月魔女。刚刚金“开窍”后一个激动非要和星月魔女互换真名。


15.金问为什么,凯莉说你情敌太多。 

金大惊失色,打过去一串问号问我怎么没发现我什么这么多给。

凯莉说我给你慢慢分析。

金信了她的邪。

16.凯莉说首先你说的那个自大狂,由于你说他是个菠萝头所以我们叫他菠萝。

金回了句嗯。

凯莉说这人天天没事就找你发小打架这不就是为了和他多交流吗!?打架吗那肯定有肉体接触啊想来也是这菠萝竟然只能靠着这点微不足道的接触来满足自己幼小的心灵,按你说的他叫谁都是渣渣唯独认可了你发小叫他名字,这说明什么?

金没有回话,他正陷在了脑补中。

凯莉继续说。你想想他是不是天天一看到你往你发小怀里扑他就不开心啊。

金说是。

凯莉说这对了啊,这不就是吃醋了吗。

金大惊失色。

凯莉接着数出了那几个金所说的头巾贼、雄性呆毛精、没马骑士、煤老板、口罩精、眼镜精……

17.金说我不是我没有我什么时候这么叫他们了。

凯莉说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都对你发小图谋不轨。

金问那那几个女孩子呢?

凯莉说按芦荟这个人设肯定不少女孩子喜欢,那几个应该只是比较收敛。

金又问那那个一直盯着他这边的那个不知名的黑长直妹子呢?

凯莉发了一串省略号说这妹子可能是喜欢你。

金说可惜了我成了给,我原来还挺喜欢黑长直的。

凯莉说性别不是问题。

金没管他自己思索良久觉得他既然爱上了格瑞就得负责。

然后他跟凯莉回了句谢谢你不用担心了我一定会追到格瑞的。


18.屏幕另一边的凯利觉得自己好委屈。

……明明只是逛着lof结果勾搭上了一个性格很像他暗恋对象的人,逗了逗他发现就是自己暗恋对象这个事情实在太过惊悚。

19.凯利安慰自己反正好几个情敌都生生被他掰成金的情敌了呢而他自己还爱慕着金。

……不行啊还是好伤心。把自己对象就这么送出去这件事情……

凯利强行安慰自己没关系至少金被掰弯了……

不行还是好伤心。
 
……然后随着思维的跳跃凯利想到幸好金不知道他名字否则就暴露了。

……不过这小子感觉这么敏锐吗都能发现我偷看他。


20.嗯?你是不是发现第三人称代词的不对劲了?

对。没错。凯利,诓骗无知少年金说自己是个甜美女孩的女装大佬。

性别男。

爱好糖,搞事情,和金。

21.此时的格瑞还不知道他中奖了。

距离格瑞知道他中奖了,还有两天。







22.过了一天。

金纠结良久,终于列了份情敌名单。


23.为了不被别的人瞧见而瞧出什么端倪,金决定用凯莉给他们的外号代称。

……虽然取外号这种事不太好,但是为了格瑞,用一次不被他们知道应该也莫得问题……?

金这么想着。


……所以你纠结的是要不要用外号啊。

24.笔记是不可能放的。放了旁白君就死了。


25.金这么一列,发现自己情敌还挺多。

26.比如那谁谁谁谁那谁谁还有那谁谁和那谁谁谁。

还有那谁谁那谁谁那谁谁谁……


27.金思考良久,忽然灵光一闪,左手一敲右手。

28.——对了。


29.按照某某某说的那啥啥啥,这就是传说中的allx。

30.那这里应该就是all瑞。


31.呵,幼驯染可是不可逆的王道——!

你看新兰!!!


32.金这么想着。

33.所以金在短短一段时间内都经历了些什么呢?

34.我们无从得知。

35.金觉得自己知道了什么他不该知道的东西。

他好怕。

好怕自己被杀人灭口。

36.金从书房的窗眺望着窗外发呆,一时有点缓不过劲来。

毕竟突然发现自己是弯的对自己发小还有不可说的感情周围还那么多给给的情敌谁都会懵逼一阵。吧。



(我没有说格瑞。)





37.金总觉得后背发凉,好像有什么事情没做来着……

对了!他还没更新啊!

然后他一拍电脑桌反手打开存稿箱,补打了多少字后数着也差不多了就发了上去。


38.啊!今天真是充足的一天啊!

金躺在床上满足地想着。

不过还有什么没做的样子……

然后他就沉沉地睡过去了。

39.此时,距离格瑞知道自己中大奖还有一夜。









40.新的一天。

那谁谁谁谁那谁谁还有那谁谁和那谁谁谁。

脸色都不怎么好。

还有那谁谁那谁谁那谁谁谁……

此时,他们是不愿透露姓名的受害人士。


41.你看着你老婆跑前跑后给人献殷勤你很爽吗?

你不爽。

好巧哦,我也不爽。

42.那谁谁谁谁那谁谁还有那谁谁和那谁谁谁……算了太麻烦了简称那谁。

那谁都很不爽。


43.某群里。

【那谁谁】「我雷某人今天就要替天行道」:????金难道开窍了吗

【那谁谁】「我雷某人今天就要替天行道」:今天一直跑格瑞那里献殷勤

【那谁谁谁谁】「我嘉某人今天就要替天行道」::)他要开窍不应该找我吗

【那谁谁】「我雷某人今天就要替天行道」::)这个群名片和头衔怎么回事

【那谁谁谁谁】「我嘉某人今天就要替天行道」:格瑞那盆芦荟都快把脸笑烂了

【那谁谁】「我雷某人今天就要替天行道」:@我凯某人今天就要替天行道
出来挨打。

【那谁谁谁】「我安某人今天就要替天行道」:?发生了什么。【嘉德罗斯怎么看出来格瑞笑了的??

【那谁谁】「我凯某人今天就要替天行道」::)你以为我想吗

【那谁谁】「我凯某人今天就要替天行道」:回复「我安某人今天就要替天行道」:因为爱情

【那谁谁谁】「我安某人今天就要替天行道」:?????我群名片怎么回事

【那谁谁】「我雷某人今天就要替天行道」:凯利憋说了,你爸爸我知道是你这个孙子。

【那谁谁谁谁】「我嘉某人今天就要替天行道」::)凯利你找死

【那谁谁谁】「我卡某人今天就要替天行道」:大哥。辈分错了。

【那谁谁】「我雷某人今天就要替天行道」:……:)这不是重点
@我凯某人今天就要替天行道,过来挨打

【那谁谁谁】「我安某人今天就要替天行道」:……所以到底发生了什么。

【那谁谁谁】「我安某人今天就要替天行道」:?没人。

【那谁谁谁】「我安某人今天就要替天行道」:???人呢。

【那谁谁】「我凯某人今天就要替天行道」:……事情,是这样的。


44.省略一下解释过程反正我相信你们都懂。

45.【那谁谁】「我雷某人今天就要替天行道」:……果然是你个龟孙过来挨打吧:)

【那谁谁】「我凯某人今天就要替天行道」:……你以为我想吗:)

【那谁谁谁谁】「我嘉某人今天就要捅死凯某人」::)

【那谁谁谁】「我安某人今天就要替天行道」:

【那谁谁谁】「我安某人今天就要替天行道」:

【那谁谁谁】「我安某人今天就要替天行道」:

【那谁谁】「我雷某人今天就要捶死凯某人」:?傻逼骑士你在发什么

【那谁谁】「我凯某人今天就要替天行道」:……我觉得,可能是我们的世界出现了不可抗力的缘故。

【那谁谁】「我凯某人今天就要替天行道」:你看雷狮和安迷修居然都能在这个群里和平共处……!!!

【那谁谁】「我雷某人今天就要锤死凯某人」:虽然你说的很有道理但是你不就是最大的不可抗力吗

【那谁谁谁】「我紫糖某人今天就安安分分的吧。」:……我应该不在“情敌”之中吧?

【那谁谁】「我凯某人今天就要替天行道」:……可惜,似乎是在的呢。

【那谁谁谁】「我紫糖某人今天就安安分分的吧。」:……那几个人干嘛去了。

【那谁谁】「我凯某人今天就要替天行道」:

【那谁谁谁】「我紫糖某人今天就安安分分的吧。」:?

【那谁谁】「我凯某人今天就要替天行道」:快走……!!去看戏!!

【那谁谁谁】「我紫糖某人今天就安安分分的吧。」:。

46.在此刻,这些人,成了光荣伟大的不愿透露姓名的革.命队伍。


47.距离不愿透露姓名的革.命队伍中的英雄到达战场还有半个小时。

48.距离格瑞笑容消失还有半小时。


49.距离金接触真相和送命的选择题还有半小时。

50.给格瑞买限量牛奶的金:阿嚏。


————

不知道要不要打这个tbc。

【吒罗】甜蜜度.





【2.】墨汁味


-


墨香这种东西的确让人着迷。


它有着清香,不同于鲜花的芬芳,不同于水果的香甜。


-


衬着纸,笔尖流畅的滑动留下一串串美丽的字迹——它可能是一份了不起的文件拟定,一部文风细腻的小说,一首格律押韵的小诗,一幅记载着古典山河的中国画作,或者只是一份不起眼的作业或日记……


-


不论对文学、艺术的喜与厌,墨香的味道总是让人舒服。


-


交织出一个美丽的女孩——一个诞生在文学下的精灵——或是画家笔下的蝴蝶。


-


画家——或是作家底蕴并不特别丰厚——可精灵能感到他对笔下人物的痴迷。


-


他也许有着翩衣快马的肆意,有海浪滔天金红光乍现的不可思议之举,有金甲红绫少年轻狂沉在眉间的先锋少郎……


-


那终究是过去式了。


-


他描绘的人儿是谁?


他还记得吗?


精灵忍不住的想。


-


她——也就是精灵盯着画上的人,或是浅抿他所记录下来的这个女孩。


黑衣飘扬冕服皇冠在身的一个少女……


奇妙的组合。


-


她又有怎样的过去呢?


精灵不知道。


「Fin.」




————

辣鸡短篇轻喷qwqq。


【吒罗】甜蜜度.

ooc预警

————


【1.】「草莓味/苹果味」


阎小罗喜欢吃苹果味的棒棒糖。


但是后来她喜欢草莓味的了。


因为在那个暑假,她去草莓农场做帮工的那天,遇到了一个对她而言比较特别的人。


-


那天阳光正好,不似以往的夏天的晴天一般燥热,只是温暖。


——当然,还是热的。


-


但它果然还是和以前的夏日不同。


甜甜的。


像草莓一样。


-


当然——我不是说天气有甜味——但是你总能理解一个尚未成熟的小女孩眼里的滤镜吧?


-


她看见那个名为李哪吒的人在紫外线的照射下留下滴滴汗水,藕节般的手臂由于穿着短袖的缘故大部分暴露在阳光下。


「好想咬一口。」阎小罗莫名其妙地想。


-


她那年还并不是个成熟的人——青春期的女孩老是有些少女心泛滥。


阎小罗摘着草莓,闲暇时不时偷瞄一眼李哪吒。


在终于完成工作后她拆开一根苹果味的棒棒糖含在口中——这是她的休闲方式——甜丝丝的味道让她格外享受。


她又偷瞄了过去。


眼尖的她看到那是和她同一牌子的棒棒糖(这个她倒不意外,很多家超市啊商店啊小卖部啊都摆着这种棒棒糖),那是草莓味的。


-


那天做完工回家的路上,她怀着一种异样的心情去买了一根草莓味的棒棒糖。


草莓味棒棒糖要稍稍酸一些……酸甜酸甜的。


有点甜腻腻但是却依旧保留着水果的清甜,「苹果味清一点……」蜜丝绕在舌头上,「以后也备些草莓味的吧」。阎小罗这样想着,眉眼弯弯。


-


然而暑去寒来,他们没有再见过面。


那少女的悸动心思早已被学业的繁忙所取代,很快就抛之脑后。


-


第一次面试。


阎小罗有些紧张——我想大部分人第一次面试都会紧张。


她早到了一个小时,也有人比她还早,只不过她没有心思去看罢了。


时间充裕得很。她从包里拿出一根棒棒糖——是草莓味的。


甜丝丝的味道让她比以往跳动的快了许多的心舒缓了不少。


-


……突然就想起了那个人。


遗忘的记忆被想起来感觉还是不错的——那种泛黄的相片总记录着美好的回忆。


「我也成了老阿姨咯——」


-


像醇酒——醇厚的味道让人感到舒适。


或许也是对过去的自己、过去的时光、过去的人或物的一种怀念。


或喜或悲。


-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


约莫四十多分钟吧,面试者就差不多了。


阎小罗听见人在喊排在她前面的人的名字。她的余光不经意间扫到了身旁人的起身,故而她知道了那是她前面人的名字。


「李哪吒。」


-


她莫名其妙地就觉得自己应该这么看一眼。


她看了一眼。


那个竖着单马尾的大男孩儿啊……


带着年少的桀骜和他独有的骄傲。


-


也许玄学是可信的……但这算玄学吗?


-


他还叼着棒棒糖,她似乎看到一个苹果味的包装纸被扔到了门旁的垃圾桶里。


-


还有一抹若有若无的微笑似乎投给了谁。


-


他们的故事也许源于两个人的努力。


「-Fin.-」